“老有颐养”的基础是社区与居家服务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4473

深圳燕陈永杰专栏

深圳肩负着建设领先示范区的使命,不仅在经济发展中起着主导作用,而且必须为人民生活树立榜样。中共深圳市委六届十二中全会提出了以“五个一”为重点的建议。社会民生领域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示范区的意见》,是“率先形成建设共同治理、共享共同繁荣的民生发展模式”。具体而言,有"七大目标",即"幼儿良好教育、学习良好教育、工作良好健康、病人良好医疗、老年人护理、生活信任和对弱者的支持"。除了备受关注的教育和医疗之外,作者认为最值得关注的是“老年人有幸福感”的提法。

就目标措辞而言,深圳强调通过改变这七个民生领域的措辞来提高服务质量。在老年护理服务领域,以前的提法是“为老年人提供服务”,以确保老年人在晚年得到护理。深圳称之为“养老”。所谓“养老”,是指养老服务也要有好的质量。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改进准确地反映了其作为领先示范区的责任。

回到实际层面,事实上深圳也有与其他一线大城市截然不同的老龄化问题需要处理。有必要设定更高的目标并向前迈进。众所周知,深圳是中国四个一线城市中最年轻的一个,它是在改革开放后由原宝安县和毗邻香港新界的山区发展起来的。深圳短暂的发展历史使其不同于广州或北京,广州或北京有大面积的老城区,大多数老年人的家乡通常都在省外。对于一个城市来说,养老服务的规划与老年人来自哪里以及当地社区能提供多好的服务密切相关。不用说,深圳的特殊环境带来了很多挑战。

中国人解决养老问题的传统智慧是“老了以后回到祖国”因此,了解老年人来自哪里有助于判断他们是否还有选择回家养老。与城市相比,农村地区的价格通常相对较低,由亲戚甚至宗族来照顾。大量五六十岁的农民工在提取社会保障个人账户后回国定居,这表明这是工人阶级的现实选择。深圳的70岁老人大多来自改革开放初期定居深圳的那一代人,有些是近年来独生子女。其中,大多数来自全国各地。这与广州现在大多数退休工人来自广东省(尤其是珠江三角洲城市)的事实大不相同。由于省内各城市办理社保和医疗保险等手续较为容易,来自珠江三角洲的大量广州老年人可以留在广州,也可以选择返回家乡,但这不是大多数深圳老年人的选择。即使有可能,考虑到沿海和内陆地区的社会发展差异,一旦我习惯了,恐怕很难回到深圳。其结果是,这些老年人不得不留在深圳养老,并继续生活在不是为老年人设计的快节奏的城市社区。

为了留在社区,人们必须问社区网络和社区服务是否能支持它。原因是只要条件允许,大多数老年人都想呆在家里养老。然而,当他们到了老年、体弱甚至残疾的阶段,是否为他们养老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社区支持网络的成熟程度。这包括正式的护理系统,包括社区阳光中心和家庭支持小组,以及社区居民之间的非正式支持。近年来,深圳投入大量资源加强社区支持,老年日托中心相继出现。这是一个很好的发展。然而,这些中心需要从目前主要提供文化和娱乐活动的水平进一步发展到为残疾人和智障老年人提供日托,以便充分发挥其作用。另一方面,由于深圳社区大多是封闭的商品房小区,居民同质性高,安置时间短,邻里互助社区支持网络的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目前,很多年老体弱的人只有在没有家人长期为他们服务的情况下,才能聘请全职保姆或送他们到疗养院。

“老有所养”的目标体现在深圳特殊的城市格局中,体现出一种值得思考的政策含义。深圳市遵循一系列相关政策措施,拟同时推进社区居家养老和机构养老。根据今年7月相关报道披露的官方数据,深圳目前有45个养老机构、89个社区养老中心和200多个居家养老服务点。考虑到深圳市每寸土地的土地成本,在该市增建养老设施的可行性并不高。深圳正面临两种不同的应对方式。一种思考方式是在不同的地方建造老人之家。有意见认为,应该实行“异地敬老院”,即在深圳周边地价较低的城市建设敬老院,让深圳有需要的老人能够生活在过去。另一种思路是做好社区支持网络工作,特别是提升社区老年人中心,让社区老年人接受家庭护理,在中心提供日间护理服务,并在夜间和周末将老年人送回家。

深圳通过建设领先的示范区,为老年服务提出了一个很好的长期目标。在实践过程中,不妨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更多地借鉴国际老年服务经验。在发达国家,大规模建造疗养院实际上是上个世纪的做法。自本世纪以来,世界趋势是考虑到老年人对生活质量的需求和对个人隐私的关注,通过改善社区中的各种老年人设施来促进当地老年人护理的实现。从全国各地来到深圳的老一辈人也将迎来更美好的晚年。他们晚年的安排比“其他地方的老年”更值得想象。

(作者是中山大学副教授)

北京快3开奖结果 彩票开户网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