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了何以了——黄嘉玲诗集《了无痕》阅读札记

时间:2019-04-16 09:14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浏览量:4821

黄嘉玲诗集《无痕》(原名《锈》)的手稿从春天读到夏天。确切地说,我在春天看了一遍,在夏天的一天,当我偶然感兴趣的时候,我又看了一遍。这两次访问的基本印象没有太大变化,只是加深了。也许这是我第二次阅读布局版本。无序的诗歌被重新编排,并与上册、中册和下册相结合,使诗歌的意义和主题表达更加连贯和清晰。因此,它看起来更新鲜:上卷:空白,中卷:性感和庄严,下卷:希望。

黄嘉玲最初把诗集命名为《锈》,在我看来,它更好的名字是《心的痕迹》。铁锈,从字面上来说,似乎是过去生活情感因长时间而留下的锈斑。现在,“无痕”似乎更有诗意。黄嘉玲写的书的书名让平瓦落款,我猜平瓦也可能认为“锈”太过时了,缺乏诗意的活力,所以“无痕”的落款显得更加飘渺。相比之下,“铁锈”似乎已经被灰尘覆盖了很长时间,看起来有点过时,这似乎与一个年轻诗人的生活状态不符。“没有痕迹”似乎是对过去的一种超脱。无论如何,应该说这些诗都是黄家岭前世留给他的印记。

诗歌是有意的:内心的感受、内心的体验、内心的激动或内心的燃烧。如果你有一颗心,如果你没有一颗心和一句华丽的句子,就很难创造一首诗的意境和韵味。因此,诗歌是用心写的。黄嘉玲用心写诗。换句话说,是她的心感受到了生命和情感,方舟子用诗化的句子写了下来。也许正因为如此,当你读她的诗时,你能感觉到她的心跳。即使从它看似平静的诗句中,人们也能感受到内心的各种情绪,如漩涡、藤蔓、溪流、凉风和浮云。各种心态的模态表达似乎指向了内心的某种复杂。是的,在黄嘉玲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心理情结将他一生的情感过程结合在一起。这种心理情结不仅是人生情感的痛苦,也是人生情感的炫目。痛苦和华丽的结交织在一起,激起了生命情感的汹涌漩涡。是的,这是生活情感的漩涡。现在,黄家玲被困在前黄家玲的生活漩涡中,寻找一条离开漩涡的路,穿越漩涡到另一边。

这个漩涡可能源于它的生命本身。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诗人是一个矛盾体。爱与理性,向往与艰辛,独立与困惑,超然与无助,自由与坚持,自由与束缚,甚至对超然优雅的精神渴望,但却深深地根植于世间。比较理论的术语是本我、自我和超我联系在一起形成他诗歌创作的心理状态。

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可以从他的诗歌中窥见思想和情感的轨迹。当然,这呼应了诗人的人生历程。至少,在黄嘉玲的这本诗集里,人们可以感受到生活的节奏。从我只知道的诗人的情况来看,她正在走一条寻找情感和职业梦想的道路,并在工作场所勇往直前。关中深厚的黄土和商州青山绿水的基因是她文化的源泉,也是她文化性格的背景色。为了追求她的梦想,十年前她跑到了新疆。新疆更简单、更干净,它已经安定了一半的灵魂。如果说Xi安是她的生命之根,新疆可以说是她生命的枝叶。Xi安-乌鲁木齐、乌鲁木齐-Xi安,这种生活方式一方面滋养着她的生活和诗歌,另一方面撕裂着她的生活情感建构。这可能成为诗人对生活情感建构的隐喻,也可能成为诗人诗歌创作的隐喻。在两地之间的旅程中,写下诗人的人生历程自然会表达他的诗歌。因此,可以说空间及其位移构成了黄家岭诗歌创作的基本地理格局,怀旧(Xi安)-向往(新疆)、向往(Xi安)-怀旧(新疆)也构成了黄家岭诗歌生命情感表达的基本时空形态。

现在是谈论具体诗歌的时候了。

在阅读中,打动作者的第一件事是一种真实的感觉。我对当前的诗歌知之甚少,不敢妄加评论。就我对诗歌的理解而言,也就是说,诗歌必须有真情实感。虚假情感、矫情情感、虚假情感和模糊情感不仅是诗歌中的禁忌,而且应该彻底摒弃。也许是因为这个社会里有太多的虚假的东西和太多的虚假的感情。最基本的真实感受尤其重要,甚至是珍贵的。黄嘉玲的诗歌创作真诚,表达了他对生活的真实感受。我总觉得黄嘉玲经历了人生的挫折和难忘的情感。因为她的许多诗表达了她无法忘记但又想忘记的感情。

在这里,我总是想起李商隐、李清照,尤其是李清照,以及现代诗人徐志摩和戴望舒。在黄家岭的诗歌中,似乎有与这些诗人的精神对话。在诗歌艺术领域的创作中,黄嘉玲自然离这些古今诗人还有相当大的距离。但在诗歌的核心,它们似乎是相通的。

在这里,我们必须谈论生活的复杂性。毕竟,在我看来,诗歌的生命源于诗人的生命。诗人的现实生活建构赋予诗歌情感生活。包含生命的诗歌具有生命的生命力,即活的诗歌。黄嘉玲诗歌中的真情实感来自她的生活。在她的生活中,她形成了一种情结,让她不断用诗歌来化解。因此,也可以说,过去的生活经历所形成的心理情结以及对这种情感情结的解读已经成为他诗歌的内在情感结构。这时,我想起苏轼诗中的两句话:“十年生死茫茫。如果你不去想它,你将永远不会忘记它。”这是苏轼对亡妻真实的情感生活状态。在黄嘉玲这里,它似乎在反思,为什么要忘记。当然,黄嘉玲和苏轼的人生境遇是不同的。然而,他们对爱人的感情都是真实的。不同的是苏轼“从来没有想过,但记得”但黄嘉玲是“三思而后行,何必忘记”。徐志摩不能忘记剑桥,在和它分手后,还有黄灿嘉陵。

矛盾在于:不能忘记,但要忘记。他的生活情结在哪里?换句话说,生命情感超越或超越的道路在哪里?佛教中。也许这是她生活心态的结果。她渴望一个超然的纯洁境界。这包括她对自然的向往和赞美。纯净超然的环境也应该是自然环境。问题是,在现实中,人们总是不得不面对各种世俗的束缚。父母、孩子、亲戚和朋友,以及为了生存必须面对的各种各样的人和事。结束了。为什么不呢?事实上,人们渴望一种纯净的生活状态,这是一种理想的生活状态。然而,在现实世界中,和平与混浊往往并存。也许只有脱离世俗,才能进入佛教领域。既然我们想生活在尘世,想变得干净,我们只能寻求片刻的心灵平静。更多的人还得面对这个尘世。因此,灵魂的斗争变得不可避免。也许真正的生活状态是佛和魔法的共存。

从诗歌艺术的创作角度来看,在我看来,好的诗歌是一种用非常流畅的语言表达丰富生活情感的艺术气息。其中,最重要的是创造一个自然环境。贾平凹在山本附言中谈到了对创造的追求:“站在这个河岸上,游到河里,游到另一个河岸,古人是这样说的:要进入金木的水、火、土五行之内,从金木的水、火、土五行之外,也是古人所说的:看到山、水、水、山、水或山。”就此而言,黄家岭仍在金木的火、水、土五行之内,并没有超过金木的火、水、土。这不仅是他的情感生活状态,也是他诗歌创作的现实状况。也可以说,她所创造的更多的是表达了看山、看水、看水的诗意意境。她怎样才能到达山、水、水的境界?这里我想出另一句话:小和尚一句一句地说佛经,而老和尚不是一句一句地说佛经,而是一句一句地说佛经。到那时,我们将别无选择,只能走了。这可以称之为。

黄嘉玲有这样的天赋和灵性。关键在于时间的顿悟和内省:彻底理解后的高度意识状态。

我相信黄嘉玲会做到,而且一定会做到。

500万彩票网 快3网上投注 澳门真人娱乐